欢迎访问升龙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文章正文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

时间: 2018-06-10 02:16:25 | 作者:Admin | 来源: 升龙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

  丁香花的叶子挨挨济济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小桃子,紫丁香在这些小桃子之间露出了头。下面是美文网小编整理的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欢迎阅读。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篇一:丁香花落时,我等你来

  文/天街小雨

  细雨微蒙,小径斜仄,丁香花雨中婉约着一个故事。它曾含苞酝酿,也曾吐蕊释香。轻抚花蕊,有种情结缔结于其中,本该清晰却蒙上了遗憾的面纱;轻嗅花香,为何,有种淡淡的苦吸入鼻翼从而蔓延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我本无宿命的依托,而今却相信命运的使然。是否,得到的温暖是一种奢侈的欲望,于是,只是沾染一点点的幸福味道后便稍纵即逝呢?就像风从指尖划过,轻带的点点丁香气息还没来得及嗅一下就早已没了味道?那季节的本色全然无痕于我的双眸中,谁说五月末梢是丁香的花海世界?我看到的,只是孤独的一株,如我,在小径无人处,悄然的开着,其境过清,悄怆幽邃,诉说着曾经的相懂,回忆着曾经的幸福,感受着曾经的浪漫……然后,轻闭眼,接受着眼前苍白的现实。就这样孤独的绽放,无人悦己,细数数,有多少花瓣已凋零于凄风苦雨中?

  你我相爱于十月,那是个本就没有丁香的时节。你说我像一株丁香,淡淡的,静静的。你说我的每一瓣都写着一个情节,连缀成一个久远的故事。你说要做我唯一的听众,于是我无需回忆就娓娓道来尘封往事的每一个片段。每一个章节浸泡着苦涩的味道,你说其实你早就沉浸于丁香花海中被源于我的那份苦涩包围了……百花妖娆,我本不愿也不想让你独恋我这不起眼的一朵,而你,却将一生的情写就在我的故事结尾。你说从此属于我的故事将以完美幸福而收场,因为,故事的主角,有了你……

  于是我的世界满是暖阳,眯起眼,我小心地享受着一米阳光的微射,足够;于是我的世界满是柔风,扬起头,我吝啬地感受着几缕柔风的抚慰。我不敢贪婪,更不敢奢望,因为是谁说过:不要离幸福太近……我慌张却又激动于你带给我的快乐,我无奈却又甘心承受着世俗的羁绊。因为我相信,就算我们远隔万水千山,就算没有青鸟为之殷勤探看,也总会有,彼此心跳的契合!那是心灵相懂的一种依恋,就算你在天涯,我也能听见你思我念我的心语;就算我在海角,你也能看见我望眼欲穿的双眸……

  人海浮沉,悲伤与快乐交叠缠绕着我。而于我,殇的倍数还是放大了许多……潜意识里,我珍惜于很多既得的东西,怕生活的阴霾将其笼罩,让我再也抓不住;骨子里,我祈祷上苍给我的一切都能留住,就算不累计幸福的利息,至少要安稳地存放于记忆的银行里。我要求于生活的很少,要求于你的更少。只是在疲惫时,你的肩膀给我靠靠;只是在寂寞时,你的爱给我慰藉;只是在悲伤时,你的怀抱给我安抚……红尘路上,阴差阳错的遇见,我不知道上天是怎么安排的,但我却相信冥冥之中该有个人在我的人生歧路上出现,等着我向他走去。好在,我选对了岔路口,才会在正确的时间遇见你,倾心一场最美时光的邂逅……我本不愿给你丁香般的苦涩,但我的根确实就扎在苦涩里了。可我希望你的爱让我绽放出最美的香,逐渐的,冲散苦涩,走出苦的根……

  你说你觉得卑微,你说我在你眼里就是女神一样,你说我们之间有着天壤之别,你说因此你更珍惜生命中我的出现。其实你错了,因为爱,本就没有什么客观差距,只有一颗主观的相爱之心,在四季的变换中始终如一的幸福跳动着。你给我的暖,像冰寒世界的篝火;你给我的情,像污浊世界的流苏;你给我的爱,像暗淡世界的珍珠……有你,真好!我的生活曾困顿的没有希望,也曾悲到极点。当我艰难跋涉于生活的泥淖中,从没想过有一天你会将我轻轻抱出来,从此,我的双脚再不累的发麻。我不知道生活还要给我多少困难和眼泪,可我知道你会不离不弃、永远相守于只有我的世界里。你说会让我绽放的明艳,让曾经的苦涩像风一样离去……

  可是如今,怎么了?你却似乎要像风一样离去了,你知道吗?

  生活于这个世界,男人很累,责任很大,我理解。可是,我记得我曾看过这样的一句话:男人,请不要以忙碌为借口从而忽视你爱的那个女人……是的,在信息发达的社会,你还记得你有多久没有给我一个电话了吗?你还记得你将我放在远方多久了吗?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的样子?你是不是将承诺抛之脑后了呢?我不愿听你说声声的“对不起”;我更不愿听你说“我食言了”。因为,对我而言,我更向往的是一成不变抑或随着日子流逝情爱增加的生活。理解,是彼此的,若你懂我,为何在这个雨季,让我独自释香于蒙蒙的雨中?我已经再度盈满怀的苦涩,难道思念的风就没有捎给你点滴的苦味吗?你看,生活的雨将我淋的花瓣成皱;生活的风将我吹得落英满地。我需要你啊,哪怕你走来为我撑起一把遮风挡雨的伞,你知道吗……

  我要求你的真的太少了,当你事业有成时,如果以牺牲我们的情爱为代价,你会快乐吗?你曾说过失去我你会走向死亡,可是等待的无奈苍老了我最初的心。你说你喜欢丁香,可是我真的不愿做丁香,因为,太苦了……

  这个黄昏,这个小径,这丝丝细雨,这雨中的丁香……还有一个丁香一般的我,就这样静静走着,雨丝在我的长发上形成朦胧的雨雾。前尘往事滋生着太多的故事,真想亲手将丁香花摘拾掉,将苦涩收集成冢,掩埋于这个季节,。可是我却那么无力,不知道是我习惯了多年以来一种苦涩,还是,非要让你感受到我有多苦?……我,不知道。就像不知道雨何时会停,就像不知道丁香何时不再绽放……

  但我知道,你不会将承诺完全的违背得所剩寥寥无几。我愿等你,在丁香花落的时候,等你来……不让你嗅到一点点的苦涩,纵然苦在我心,可是爱,不就是一种幸福的承受希望对方更快乐吗?

  我会等你,等你在丁香花落的时候,那应该是一个火热的季节,足以带走所有的寒冷悲伤……

  你说,对吗?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篇二:丁香花又开

  小区的屋后有一片寂静的丁香树,每年花开时节,那一簇簇紫色的花朵,如那宁静妩媚的女子,缭绕着烟紫色的衣裙,舞动着轻盈的风姿,挥洒着幽幽静香,回眸一笑轻展那一双潋滟清波,这个花开的季节招唤着我,在这个浮燥的现世里,原来还是可以逃逸......

  于是静下心来,潜入这片丁香林中停息,细细的浅尝着花香,如同自己烦躁的灵魂,得到救赎。唱一支深情的歌,愿来世能做一株静默的丁香树,那怕一生只有一次芬芳,执着美好的情怀在春天里灿烂绽放。触摸在心头的泪珠儿,洒在丁香的花瓣上,带着我的祈请,去追寻那丁香般的芬芳......

  风轻盈了舞蹈,醉了清风,芬芳了身影,我站在丁香树下,汲取了丁香的花语,簇拥着这片馨香,把往日的忧伤藏在眼底,细看这忧郁的花,忧郁的蕊......掬一捧花瓣靠近鼻端,陶醉那片刻的沁香,捻一片花瓣放在脸上,稍微的一个呼吸,花瓣轻扬而下,那片片娇柔的轻盈,撩拔着让人心动的情怀.......

  一簇丁香花,一番心绪,为一个简单的执着,追寻着美丽的情怀,有着更多的意蕴,有着自由不羁,超然高举着自己的灵魂,然而在这俗世中却遭遇处处不解与感伤......

  很多时候心在狭窄的日子里消瘦、凝愁......还好,徘徊在这片丁香花园中怅然了我的灵魂,我希望自己能够驾驭着云彩,任风狂嚣,在缘来缘去之间,落尽昨日忧伤......

  每年春天习惯停留这片芙萸紫色的时光中,喜欢用这墨染的情怀,刻画一段极为精细工巧,别出心裁的生动的唯美爱情故事,幻化一个笔墨绚丽,风情旖旎、淡泊、疏离、凝愁的女子,写一篇优美深情的文章,寄情于对美好生活、美好爱情的向往.......

  于是在我心中一直住着一位这样丁香花般的女子形象,倾城的容貌,雅致的性情,飘逸的善感,遗世而独立......这样一个绝美的女子,尤如落入尘世的仙子,触动着,反叛着浮燥的现世,将高雅的情志,寄情于这片花香,在匆匆的时光里滋生着对尘世的感叹.......用纤长的玉指在古琴上拔冷清音,顾盼娇俏的如秋水般的眸子,灵动的神情,那么风采妩媚,举止那样安静柔美,这意境就像一幅清幽淡雅的仕女画,给闻者人以香,给触风者人以风......

  恍惚间一阵风来,梦醒后,心里停留了一丝芬芳,带着一袭绝美的温暖,继续没入这片绝尘的丁香花园。花枝依然紫光绰绰,风情倚丽,浓墨淡彩的言辞中,又带着无言的失落,拉下一簇枝头轻摇,空气中如丝丝花雨飘落,这花、这树、这情、这景.....不知寄存了多少我的梦,也落疼了我的心。是谁在说,写字的人是寂寞的,连笔墨都是感伤的!只是自己心里明白,文字无法脱离人生与情感,追梦的心淡了、薄了、浅了、轻了,也染尽了这人世的浮华,落洒了一地的哀伤.......

  如这株丁香花,曾经的梦比落花还轻,比云还飘逸,在往返的春天里可以纵情绽放,可是人生只有一次,无论繁华、寂静希望都能安好......

  春天里丁香花又开,日子又如既往的从前,在这片薰香的微风中,持一枚淡定的情怀,把美丽沉积在心底,细细的梳理,掩埋了过往的伤感。看着执香相望的身影,被时光拉长,不在追问沧桑的过往,任它在心中结成了一个坚硬的茧。触碰着我温婉的情怀,于是辨撷几许花瓣,撒在茶水里,细细品茗,清香沁肺,从此岁月静好......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篇三:丁香花,我的守望

  (一)

  爱上丁香花,是在孩提时代,那时我家居住在紫金城外的护城河边。河堤的两岸还有景山公园那红色的宫墙外周遭几乎全部被各色丁香花簇拥着。虽然阡陌上林林总总栽着许多蔷薇,迎春,芙蓉,桃花等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然我最爱丁香。

  春之启,丁香树的枝桠总是早于街边的国槐和岸柳最先冒出嫩芽。到了秋天,所有乔木的叶子随着瑟瑟的秋风绻绻飘零,一地黄昏,唯有丁香虽不挺拔,但柔软的枝桠虽风摇曳着,和烟带雨萋萋立。

  花期来了,这是当时北京为数不多的观赏街区,也是我最最钟爱的季节。整个的夏季里,空气里都散发着各色花香,几乎每个傍晚,我都会跳着儿时的雀步去河边纳凉。自东向西直至北海,我沿着景山宫墙外由各色丁香花搭砌的紫色长廊走走停停。浅紫,素白,深紫,无续的但又井然的装典着这个古老的城池。当暮色慢慢的垂钓着夕阳的余辉,街灯亮起。各色的灌木,乔木在暮色的映照下斑斑驳驳,影影绰绰,深遂晦黯,只有丁香花,团团碎碎,在习习的晚风中婆娑弄影,曼妙轻舞。那时的街区行人廖廖,所以,硕大的乔木没有人为的破坏,疯长着,任由沉甸甸的花团探出甬道。我小心翼翼的在花海中穿行,生怕惊扰了她们的夜宴,一路闻香,时而拣拾起落在地上的散碎花瓣儿,捧在手心儿里,我细细的端祥着那玲珑精致的十字花瓣,我亦不知这么幼小的精灵,怎么会散发出如此诱人的馨香。那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紫色的花墙在灯光,月光的映衬下,在夏夜晚风的轻抚下,婀娜但不姿意,曼妙但不轻浮,我独自氤氲,没有人知道我在用这紫色的风铃编织着怎样美丽的少女的梦......

  我独享着那一季的尊严,独享着那一季的芬芳,独享着静谧的夏夜所带给我的岑岑心语,在属于我的紫色王国里,每每驻足,流连忘返。

  是谁附于我这样的情怀?是花仙子么?是戴忘舒么?还是我的灵魂与那蓬蓬碎碎的紫色精灵有染,冥冥之中与她们产生一种结缔?她们在等侯我且说花语,只对我,只为我?

  (二)

  时光荏苒,半个世纪过去了,岁月就像流沙一样从指缝间流出。偶有一天,我听到〈丁香花〉这首歌,歌者那哀婉,如泣如诉,旋律的空灵,词的悲怆一下子敲碎了我的心,我泪如泉涌,际而,一股深入骨髓的彻骨寒凉侵着我的全身,我沦陷了,崩塌了!

  泪——是冷的,我任由它倾下,一动不动。像摹拜圣灵般磐如雕塑。然而内心却翻江倒海,瞬间里时光交错,五味杂陈。我让这苦,辣,酸,甜,忧,思,愁,怨一股脑儿的倾泻出来,我放纵着自己的思绪,任由它们在记忆的长河里穿梭;任由侵骨的寒凉蔓延;任由止也不住的泪水泛滥;任由灵魂撕扯着肉体像脱僵的野马一样在充满荆棘的山路上——狂奔。

  往事不堪回首,纷繁过往几十载,漠了芳华,瘦了笑颜。无情的现实搓捻着最初的理想,朱颜辞镜芳菲尽,落红成泥无处寻。错误的遇见,只因一念之差,我偏离了轨道,一路跌跌撞撞,梦想和现实就像海和天空一样相隔那么远!叹流年,数不尽苍桑;心,寂寞成灾。我攒尽悲欢,在用尊严砌成的堡垒,在如雪的苍老里,低溅流思,深深浅浅的隐藏着永驻的花香,在依稀尚存的那个少女与丁香花的朦朦寄语中,采撷到零星为孤独寄存的理由。

  是不是造物弄人?难道那月光下的花魂是在施于我魔咒,让我饮尽了命运为我炮制的苦酒后,依然固执的坚守着那个覆巢!我若喜欢牡丹的国色天香;我若喜欢玉兰的洁白无暇;我若喜欢桃花的粉艳摈纷;是不是就不会缄默岑存?

  谁能摈弃斛筹交错,却将这紫色的孤芳高擎!任繁华烟云飘过?

  谁能用半世的憔悴耗尽苍凉,在时间的海里静待着自己的淹没?

  谁能在漠漠尘世里,纤尘不染,独守心香?

  谁能饮鸠自茧,即使万劫不复,苍白了一世的等待?

  谁能够将生命的挽歌,断断续续,低声吟唱,曲终人散?

  我---亲手葬送了如锦的流年,让忧郁的心为心取暖......

  叹流年,就像一本旧书,我一页一页的翻开那泛黄的页面。

  一页懵懂,

  一页憧憬;

  一页苍桑,

  一页苦难;

  一页美好,

  一页凄凉;

  一页荒芜,

  一页灿烂。

  在翻过了千页万页后,我的心停留在此时此刻。

  虽然,我的心性亦如丁香般怀旧,固守,此时此刻,我决定,将历史封存!将自己放飞!我决定了,在三毛所徒步的撒哈拉沙漠里,在她踏过的足迹上,种上一株我的丁香!

  丁香花,我的爱人!你的尊贵,你的典雅,你的忧伤,你的淡然,你的不争,你的怀旧,还有你的不惹尘埃。贯穿着我的心性。与那戴忘舒笔下的丁香姑娘,那结着淡淡哀怨的女孩儿,同走在那条没有尽头的雨巷,寻找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她的他.....

  我将心搁浅在这紫色的国度里......等你。

  你不来......我不会老!

  你不来,我不敢老!

文章标题: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
文章地址: http://www.shenglongwzw.com/sanwen/9552.html

[有关丁香花的散文随笔] 相关文章推荐:

Top